學習園地

工作忙到忽視父母的人,最后怎么樣了?

對于三十歲左右的職場人來說,當他們內心還把自己當孩子的時候,猛然發現:曾經高唱過“八十年代新一輩”的父母,腿腳已經開始不便,牙齒開始松動,頭發開始花白,漸漸步入了暮年。

 

老齡化社會的到來,對正在行至中游的職場人而言,無疑是一個已經兵臨城下必須直面的問題。如果忽略了父母身體,很可能會讓你的職場處境“一夜回到解放前”,這其實不是危言聳聽。

 

所以,在這個重陽節,我們來說說父母身體那些事兒。

 

父母身體問題爆發

拖住兒女發展后腿

 

我曾經有個領導,銷售出身,29歲就曾在外企取得了驕人的銷售業績,年入過百萬,買得起豪庭別墅。然而,就在他即將要升任公司銷售總經理的時候,忽然,母親患了尿毒癥,很快進入了長期的透析治療狀況,陷入窘境。

 

他家里還有雙胞胎的兩個兒子,妻子也不得不全職在家照顧家庭。他雖然掙錢多待遇高,可家庭負擔太重,要經常請假去奔波。于是,高層領導在關鍵時刻,還是改變了主意,提拔了能力經驗稍弱但更加年輕沒什么負擔的“少壯派”。

 

半生努力,最后也就輸在了臨門一腳。

 

二胎放開也就幾年時間,目前社會上的中青年人,大多數還都是獨生子女。獨生子女二十多年前曾經做過被媒體口誅筆伐的“小太陽”、“小皇帝”,被認為嬌寵過度,可時移世易,獨生子女一代已經轉變成上有老下有小的家里頂梁柱,成為必須普照全家的“大太陽”。

 

可是,這個“大太陽”面臨的困境卻是父輩一代所不曾遇見過的:

 

早已經沒有喝茶看報云淡風輕的工作了,做公務員都得天天加班經常加班;而在一些高速發展的狼性互聯網公司,待遇收入固然優厚,可也喜新厭舊,只“吃”童男童女,30多歲就要被淘汰被騰籠換鳥。

 

在這樣的壓力下,如果家里有個打持久戰的病人,要經常請假跑醫院,耽誤工作,主管臉上就有不好看的顏色。如果遇到公司有風吹草動,要裁員下崗,那第一個要被輪到的,恐怕正是既需要錢也需要時間的中年獨子。

 

有人可能憤憤不平:知道我家里有重病人,卻要下狠手裁員?怎么如此無情無義?

 

市場本來就是戰場,企業,尤其是創業公司,天天都在生死線上掙扎。企業里一個人長期占著位置端著飯碗,卻忙于家里的私事,這對企業的生存是一種威脅,企業主必須要考慮人力資源的投入產出,進行及時的斷舍離。這是非常殘酷但卻真實存在的叢林法則。

 

這時候,如果父母身體忽然垮了,你真的需要考慮屋漏偏逢連夜雨,缺錢又下崗的風險。即便沒有下崗的威脅,也可能在發展的道路上遭遇瓶頸。原本可以大展宏圖,也會因為家有病人,變得謹小慎微,不敢創業、不敢裸辭,甚至還要忍辱負重。

 

諱疾忌醫的父母不在少數

 

當我們進入職場后,和父母相處的時間越來越少,尤其是一線城市的外地漂一代,幾乎一年才能在節假日和老家的父母團聚一次兩次。短短幾天的相聚,其實很難發現父母在健康方面的漏洞盲區。

 

我們都還記得,去年的北京那場流感和那篇刷屏的文章《一場流感下的北京中年》,里面有個大冷天非要洗澡后赤膊開窗吹風的的岳父,直到進ICU之前都嘴硬不相信自己病倒。這樣偏執任性的老人,其實并不在少數。

 

80后往上的父輩,大多是50一代。他們這代人,經歷過太多的天災人禍,甚至有的經歷過中年下崗。他們對飛速變化的社會已然看不懂、搞不清,越搞不清也就離得越遠,漸漸地,就和飛速發展的現代社會現代理念脫節。

 

就身體健康問題而言,往往跟著感覺走,只要不疼不癢就算是沒病,甚至把勞累算成鍛煉,誤認為自己身體底子好、經折騰。即便出現了不舒服、疼痛的感受,往往也是大病拖小病扛,自作主張去買幾片止痛藥吃吃,把忍受當做解決問題的辦法,很多人相信“只有享不了的福,沒有受不了的罪”的說法。

   

很多父母的內心里,其實住著的還是那個家里家外百戰百勝的中年時代的自己,他們在病倒之前,是不認老不服老的。他們認為不會和那些踽踽而行病怏怏的老年人為伍。

 

就是在這樣的意識驅使下,他們對醫保政策、異地醫療報銷等等一系列繁瑣的流程和奇門遁甲般的政策語言,記不住也懶得聽,甚至對看病難看病貴、攤上了大病是怎樣的痛苦、怎樣的價格驚人,都缺乏直接的感性認知。

 

然而,實際情況往往讓他們大吃一驚:正如同《一場流感下的北京中年》里所描述的恐怖情景:進了ICU,每天2萬起……他們對這些都是不可想象甚至聞所未聞的。

 

父母在,人生尚有來處

父母不在,人生只剩歸途

 

很多父母看到兒女為自己的身體奔波心力交瘁,囊空如洗又不得不放棄事業前進的機會,舐犢情深,心里難過也不免老淚縱橫,一家人陷入悲哀和長嘆。然而,這樣的情況,我們應該反思和自責的是:為什么沒有未雨綢繆“治未病”?

 

父母既然在健康管理和健康意識上欠缺,那我們就不要也不能指望父母自己忽然轉變思想,自主自愿地跑去醫院和體檢機構檢查身體,然后各種預防、各種保健。這個時候,就需要子女從所謂的“繁忙”中抽出身來,督促父母把體檢任務完成。

 

父母越老,越像個孩子。他們掌握的知識、經驗,放到今天,已然全部失靈。他們不懂互聯網,不會擺弄手機,更不懂和電腦機器對話的語言。你要像教孩子一樣去輔導他們。他們甚至比孩子還要難教。

 

曾經有篇文章《你不要責怪一只流淚的蝸牛》。文章說,不要站在大人的角度,去責怪孩子怎么這也做不好,那也弄不利索:因為蝸牛就是跑不快的。你讓它跑快,他已經盡最大努力了,還要流著淚忍受你的責難。

 

父母也一樣,他們就是老了,就是不懂,就是眼花耳背,不能像年輕人一樣靈巧機智。到了這個年紀,其實心理對身體的影響越來越明顯。

 

如果你能多陪陪父母,哪怕是最簡單的,和他們一起吃吃飯,都會明顯地改善他們內心的孤獨感和被社會淘汰的悲劇感,父母爆發大規模疾病的危機就來得越晚,一家人其樂融融的幸福時光就越長。

 

所謂孝心,其實就是耐心。除了耐心,更多的要在于關心。今天起,不做朋友圈的孝子孝女,也不要只做重陽節的孝子孝女。

 

父母在,人生尚有來處,父母不在,人生只剩歸途。

來源:      時間:2018/10/17

怎样看股票是涨还是